妈妈网-怀孕,母婴,早教,育儿知识大全

首页 > 生活 > 百科知识 >

男女一边摸一边做爽爽动态图 男人扒开女人内裤桶到爽动图

时间:2022-11-03

何芝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

“那真是太好了!我这就告诉娘去!”

 

“爹…我不想回去。”

 

桑念念稚嫩的孩童音传进桑国江的耳朵,想到母女三个在李秀芬那儿受过的气,桑国江犹豫了一下。

 

“我先不回去了,过几天回去看看娘。”

 

这下何芝不乐意了:“大哥!你咋能听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话?那可是你亲娘?”

 

“奶奶有你这个孝顺的儿媳妇照顾不就行了?”

 

桑秋冷笑着,“再说了,二叔病着我爹能做啥?还不是想让我爹回去帮二叔还债,我娘伺候二叔生活起居,还要下地做饭?”

 

“也…也不是……”

 

眼看着心里话被桑秋说出来,何芝也没了底气。

 

桑秋走到桑国江身边:“爹,以前我娘在奶奶家受的委屈你都看在眼里!她好歹给你生了两个女儿,你咋能还把她往火坑里推?”

 

桑国江皱紧眉头:“爹知道。”

 

“还有,奶奶叫你回来能是什么事?还不是让你回去给二叔一家当牛做马?现在咱们的日子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起色,难道还要回去过穷日子吗?”

 

“我不同意!”

 

谈话间,许佩珍提着篮子站在门口。

 

“佩珍,你咋回来了?”

 

桑国江摸到兜里的银镯子松下一口气,结婚十余年,他打心眼里觉得亏欠许佩珍太多。

 

许佩珍径直走到何芝面前,“我们一家四口凭啥要回去给你们干活还有受不完的气?你们老二一家就是吸血鬼,用我们的钱还要挑我们的不是!我凭啥要跟你们回去?”

 

何芝也是第二次见许佩珍发火,她抽了抽嘴角,哆哆嗦嗦说道:“大嫂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

“那你是啥意思?”

 

许佩珍追问,何芝答不出话来。

 

“桑国江!我跟你过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!你自己想清楚!你要是回去就别认我们娘几个!”

 

“佩珍……”

 

桑国江皱紧眉头,下意识决定站到许佩珍这一边。

 

“何芝,你回去吧,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!”

 

到嘴的鸭子就那么飞了,把何芝气糊涂了。

 

“这凭啥?大哥,你咋有了媳妇就忘了娘?”

 

“有媳妇忘了娘的是二叔才对吧?”

 

桑秋眉眼带笑,语气没什么温度。

 

桑国江不肯回去,何芝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,恼羞成怒大喊道:“好你个赔钱货!先是撺掇你爹分家!再撺掇你娘离婚!你简直就是老桑家的丧门星!”

 

许佩珍最受不得谁骂她的宝贝疙瘩,这两天在工地做饭,性格也越来越像工地里的女汉子,直接抄起铁锹作势拍过去:“你再骂一个试试?”

 

许佩珍红了眼睛,何芝吓了一大跳。

 

“大哥!你也管管你媳妇!”

 

桑国江气得吼道:“我是看在你是我弟妹的份上!不然我也拿铁锹!”

 

许佩珍扛着铁锹追到门口,何芝吓得屁滚尿流,直接抄近道跑回家。

 

桑国江将妻女搂在怀里,“让你们娘仨受委屈了。”

 

“爹,下次你可不能回去了。”

 

桑念念小声劝道。

 

桑国江叹下一口气,“我不会让你们娘几个受委屈了。”

 

桑秋瞅着老爹的意志不坚定,开口劝道:“爹,你可得想清楚,二叔坑了你多少钱?咱得过一点好吗?”

 

“放心吧,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

桑国江瞅了一眼炕上放着的油茶面,早知道还不如喂狗!

 

他从兜里把买回来的银镯子给许佩珍戴上,许佩珍也懵了。

 

“这是给我的?”

 

“佩珍,你跟我这么多年也没件像样的东西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

刚刚还在生桑国江气的许佩珍立马不生气了,“再委屈日子不也熬出头了?”

 

桑国江更觉得愧疚,“你别看它现在是银的,等以后我赚更多钱,给你买个金的!让你比村长媳妇还风光!”

 

女人很容易知足,光是听到这番话,许佩珍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 

“我倒是不指望你给我买金镯子,咱俩合力供小秋天上大学,再把房子翻新一下,我就比啥都高兴!”

 

桑国江不争气的掉下眼泪:“佩珍,你这话说的。”

 

结婚十七年,俩人还能像刚结婚那会儿那样甜蜜,许佩珍看着手上的银镯子仿佛置身与蜜罐中,桑国江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个大金镯子给许佩珍!

 

桑秋牵着小妹去外边玩起了跳皮筋,她才不稀罕把眼前的旧房子翻新,不过既然爹娘喜欢在七河村生活,她也不介意在农村盖一栋两层楼的大房子……

 

……

 

何芝满身狼狈的回了家,李秀芬一双厉眼在她身上扫过,不悦道:“老大呢?”

 

“大哥不肯跟我回来!”

 

何芝碰了一鼻子灰,心里委屈的不得了。

 

“废物东西!还不抵家里的猪有用!”

 

李秀芬敲着拐杖,咬牙吼道。

 

何芝被骂得委屈,“是老大媳妇不让他回来!还有桑秋那个小贱蹄子!我说啥都没用啊!”

 

“这个小女表子!跟她那个不要脸的娘一样!”

 

李秀芬气得嘴都歪了。

 

何芝又在她眼前晃悠,李秀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

“还有你这个白吃白喝的贱人!我儿子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!”

 

何芝也不是个逆来顺受的,直接破口大骂道:“你个死老太婆!再敢喊一句我把你活埋了!”

 

婆媳二人吵得厉害,屋里的桑老二直接抓起拖鞋往何芝脸上扔。

 

“败家娘们怎么说我娘呢!再说一句我打死你!”

 

何芝心里憋着气,又被母子俩这么一气,直接跑到小树林见情郎,把白天的遭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 

“你说咋办啊?要不咱俩私奔算了!”

 

“咋能现在私奔?”

 

男人也是个有家有口的,他要是敢私奔,家里的婆娘非抓花他的脸不可!想到桑秋是个带劲儿的小妞,他馋的直流口水。

 

“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,你要不要听听?”

 

何芝正愁不知该如何是好呢,听到男人这么一提,就像是走在沙漠中的旅行者找到了水源。

 

“你说说,啥办法?”

 

男人猥琐笑着,露出满口的大黄牙。

 

“桑秋那小丫头片子明天不是返校吗?我逮着个机会把她玷污了,我看到时候她爹娘咋办!”

 

“这不太好吧?”

 

何芝抽了抽嘴角,倒不是良心发现,而是担心情郎哥哥会因为爱上桑秋那个小贱人而抛弃自己。

 

男人急了:“为啥不行?你仔细想想!等桑秋的名声坏了,你大哥不得气死?”

 

何芝想了半天,既然桑国江不肯回来,她也不会让桑国江好过!

 

咬了咬牙答应下来,何芝又不放心自己的情郎哥哥,“那你不许为了那个小贱人抛弃我!”

 

男人捏了两把何芝肚子上松弛的赘肉,“放心吧,你还是我的心头好!”

 

……

 

第二天就是高二返校的日子,许佩珍连夜给桑秋缝了一个新书包,又做了两件新衣服给她,借着微弱的灯光,桑秋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爹娘过上好日子。

 

许佩珍一边缝衣服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桑国江说话。

 

“小秋天长得真快,去年的衣服今年都穿不下了。”

 

桑国江笑着:“孩子正是长个的时候。”

 

许佩珍叹下一口气,“过两天上羊城问问小秋天她舅要点厂里不要的布料,给你们几个做身衣服。”

 

桑秋这才想到,她有一个舅舅在羊城的服装厂打工,她现在身上穿的碎花衬衫,正是舅舅从羊城带过来的料子做的。

 

虽然是不要的布料,颜色样式却比那些粗布料子好上不少,想到要跟纪迦南合起伙来做生意,桑秋突然想到一个点子!

 

“娘,过几天去舅舅家串门我也要去!”

 

“你去干啥?”

 

许佩珍织完最后一针,咬掉线头,她把衬衫放到桑秋面前比试着,“不大不小正好。”

 

“当然是去舅舅家串门啊,顺便也打听一下赚钱的事!”

 

知道桑秋这丫头鬼点子多,桑国江不悦道:“你这岁数给我好好念书!别老想着那些旁门左道的!”

 

“爹!我不会耽误念书的!”

 

桑秋急得跺脚,小声嘀咕着:“我就是想看看舅舅那里有没有批发服装的渠道。”

 

桑国江没听到女儿说什么,只觉得她在胡闹。

 

“开学就高二了!眼瞅着高考!你总不能到最后啥也没考上吧?给我好好念书!”

 

……

 

第二天一早,桑秋拿着背包去了学校,返校倒是不用上课,发了几本高二上学期的课本。

 

因着上学期的成绩不错,班主任点名表扬了桑秋几句,桑秋上台演讲一番,台下全是掌声。

 

重活一世,能再见到阔别已久的班主任和同学,她无比幸运!

 

到了中午,桑秋收拾好书包出了校门口,刚好在校门口碰见开着汽车来接儿子的李岚。

 

“小秋天,一块回去吧,顺便给田华宇讲讲物理。”

 

桑秋想到自己跟纪迦南约定好了时间,一口拒绝:“不了,李姨,我家还有点事,等我忙完再过去。”

 

李岚也没强留,“那行吧,你一个小姑娘路上注意点安全。”

 

桑秋笑着与李岚道别,从镇子上的高中到七河村的必经之路是一条偏僻的羊肠小道。

 

走到一半,身后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抱住细腰,那双手的主人身上遍布难闻的酒味,桑秋差点吐出来。

 

她拼命挣脱着,却怎么也挣脱不开,“救命啊!”

 

“救命?这里一个人都没有!”

 

男人猥琐一笑,桑秋这才发现,男人居然是村里的牛二,同时也是二婶何芝的情郎!

 

牛二露出满嘴的黄牙,作势要亲上去。

 

桑秋拼命闪躲,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打得过牛二?更何况今时不同昨日,这里地处偏僻,两边都是苞米地,根本叫不来人!想从牛二手上逃脱,只有智取!

 

牛二打量着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桑秋,眉间的青筋暴起:“你敢叫一个试试?臭女表子,长这么好看不就是想勾引我吗?”

 

他从后边一把拖住桑秋,将她按倒在地上。

 

“这下没人救得了你了!”

 

男人说完,一把扯住桑秋的衣领,桑秋假意迎合,试图让牛二放松,牛二难得见到这么怪的桑秋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。

 

“放心吧,跟着我,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我回去就跟何芝那个老女人断了!”

 

桑秋忍不住笑出声,这就是何芝的情郎吗?眼看着牛二就要解开自己外衣的全部扣子,桑秋一个起身踢了牛二一脚。

 

牛二疼得叫出声:“你个臭女表子!”

 

桑秋撒开腿就跑,牛二又一把把她抓回来。

 

“这下你跑不掉了吧?”

 

他作势要吻上去,突然一块石头砸过来,磕坏了牛二的牙齿。

 

“谁拿石头砸老子?!”

 

桑秋坐起身,便看到俞重延背着书包从苞米地里钻出来,“是我砸的!”

 

牛二摸了一把光头,更是气得牙痒痒:“你小子是吧?老子今天不给你点教训,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!”

 

牛二冲上去打他,却被俞重延掐住手腕,很用力那种,牛二的手腕快要被掐断了!

 

“疼疼疼!我错了!”

 

俞重延沉着脸,扫了一眼正在系扣子的桑秋,他今天过来是特意来找桑秋的,也不知怎么,他很担心桑秋听了哥哥的话再一次放弃自己。

 

桑秋红着眼睛,前世也曾经上演过这样的一幕!她差点以为自己逃脱不了,却每次都被俞重延救回来!

 

“谢谢你。”

 

桑秋的声音平淡且疏离,俞重延板着脸,捏着牛二手腕的右手稍稍用力,牛二疼得几乎晕死过去。

 

“我们去警察局!”

 

他开口道。

 

镇子上的公安局不算远,俞重延带着桑秋过去做了笔录,公安不但没觉得俞重延把牛二的手腕掰断是不义之举,反而对他鼓励一番。

 

“这个牛二也是老熟人了,我们正愁抓不到他,男同志路见不平,理当嘉奖!”

 

俞重延扫了一眼外边受惊的桑秋,“我没什么事,主要是她……”

 

“放心吧!”

 

队长拍了拍俞重延的肩膀,“这件事吃亏的是女同志,我们不会戴有色眼镜看待这件事的!”

 

两个人从警察局出来,已经到了下午,秋风吹得人有些发冷,俞重延瞥见桑秋冻得瑟瑟发抖,将外套脱下来搭在她身上。

 

“桑秋,有件事……”

 

“小秋妹子!”

 

俞重延回过头,一个穿着花衬衫笑得痞里痞气的少年站在身后,少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不悦的眼神在俞重延身上打转。

 

“你谁啊?”

 

俞重延皱紧眉头,他倒是想问问,这个小流氓是谁?

 

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,桑秋忙着推开他俩。

 

“我同学的表哥!”

 

纪迦南随意将胳膊搭在桑秋肩膀上:“表哥?你跟小秋妹子认识?”

 

俞重延皱紧眉头,“桑秋,这是你喜欢的人?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桑秋傻了眼,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

 

“不是……”

 

“够了!”

 

俞重延一双黑眸狠狠盯着纪迦南,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。”

 

他沉着脸离开,桑秋原本想喊住他,却被纪迦南一把拦住。

 

“你喜欢他啊?”

 

“不……”

 

桑秋矢口否认,却被俞重延听了个仔细。

 

很好!至少她心里还是有他的。

 

俞重延放了心,他越走越快,逐渐消失在桑秋的视线里。

 

……

 

桑秋红了眼睛,心里像是压着什么东西。

 

纪迦南凑上来打断桑秋的思绪:“我刚才还找你呢!”

 

桑秋甩开纪迦南的胳膊,“有啥事你直接说吧。”

 

纪迦南看着被甩开的胳膊抽了抽嘴角,说道:“你不是说你有更好的发财点子吗?说来听听?”

 

桑秋这才回过神来,“咳咳,我舅舅在羊城的服装厂上班,我们其实可以批发几件衣服回来卖!”

 

“搞批发?”

 

这点纪迦南还真没想过。

 

“羊城有好多服装厂呢,款式也多,我们批发几百件回来卖,肯定能赚钱!”

 

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就是来回运货太费事…”

 

的确,光是羊城到哈市就要3312.3公里呢,更不要说他们还不是住在城里,到村里也有一段距离……

 

桑秋犯了难,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,这点小阻碍还难不倒她!

 

“交给我吧!”桑秋顿了顿说道:“还有差不多一星期的时间,我娘要带着我去舅舅家串门,到时候你也一起去。”

 

纪迦南忽地邪魅一笑,“怎么?这么快就带我见你娘了?”

 

“你想哪去了?”

 

桑秋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给纪迦南。

 

“好好好!我明白!”

 

纪迦南赔笑着,“那我们合作愉快?”

 

桑秋伸出右手,“合作愉快!”

 

……

 

后边的几天桑秋将心思投身到学习中,放学后要过去给田华宇补课,偶尔也会去吴大厨的饭馆学习厨艺,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了一星期,桑秋又要去给田华宇补课了。

 

田华宇家里,桑秋望向窗外,她已经连续一星期没见到俞重延了,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

“桑秋?”

 

田华宇喊了一声,打断桑秋的思绪。

 

桑秋也反应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 

田华宇把改完的卷子交给桑秋,“我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?我喊了好几声你也没反应。”

 

“没什么,昨天睡太少了。”

 

她低着头帮田华宇批改卷子,“不错嘛,好几道题都对上了,你还挺聪明的。”

 

被桑秋这么一夸,田华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。

 

桑秋又帮着田华宇纠正了一些题型上的小毛病,讲完这些已经到了中午。

 

桑秋收拾书包准备离开,田华宇叫住她,“桑秋,下周有时间一起放风筝吗?”

 

桑秋一愣,“我下周要去舅舅家,不好意思。”

 

田华宇垂着头: “好吧。”

 

桑秋走出田华宇房间,李岚正坐在沙发上。

 

“小秋天快坐!”

 

最近一周田华宇的学习态度明显认真,班主任可是点名表扬的!

 

小秋天坐到李岚身边,李岚直接从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给她。

 

桑秋有些受宠若惊,“李姨…你这……”

 

“我也不知道你们小年轻都喜欢什么,这是小宇他爸给我的,最近小宇的成绩进步不少,你费心了。”

 

桑秋推脱: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!”

 

“你就收着吧,”李岚强行将电影票塞到桑秋手里,“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,要不是你,小宇的成绩就完了,你就把电影票收下吧。”

 

桑秋推脱不得,还是收下了。

 

走出田华宇家,桑秋拿起电影票一看,居然是《合法婚姻》!这部上映于86年的爱情电影,总不能拉着小妹去看吧?想来想去,桑秋能想到的人只有——俞重延。

 

反正她要去俞重延家里做饭给李婉琴,桑秋将电影票收在包里,去了俞家。

 

俞重延家里,李婉琴已经连续七天没有吃到桑秋做的饭了,尽管俞重延解释桑秋有七天的时间要上学,她还是眼巴巴的往门外看。

 

“桑秋那丫头来了没有?”

 

俞重延板着脸,想到桑秋那天跟一个小混混在一起,浑身不是滋味,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把那个小混混的胳膊锯了,再狠狠揍一顿!

 

“桑秋那丫头还来不来了?”

 

李婉琴皱紧眉头。

 

俞重延的一双眼睛也盯着门外,她不会不来了吧?

 

倏然间——

 

“李阿姨!我来看你了!”

 

一阵清脆的女声,像极了树上的百灵鸟。

男女一边摸一边做爽爽动态图 男人扒开女人内裤桶到爽动图

李婉琴一愣,“如月丫头?你咋来了?”

 

郑如月一双桃花眼盯着俞重延,又忍不住脸红起来。

 

“人家不是想过来看看您跟重延哥哥嘛!”

 

她朝俞重延甜甜一笑,“重延哥哥,我都好久没见到你啦!”

 

她说着,拉住俞重延的胳膊不放手。

 

桑秋赶到俞家时,看到的正是这样的一幕。

 

不止是俞重延,桑秋这几天也是患得患失的,见到俞重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桑秋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

“阿姨今天想吃什么?我去给你做!”

 

李婉琴想吃桑秋做的菜好久了,“我还想喝你上次炖的鸡汤!”

 

桑秋笑着要去厨房里做饭,就连俞重延的眼睛也时不时往桑秋身上瞄,郑如月不乐意了。

 

“喂!那个厨子!你做饭是不是也该把我的那份带出来!”

 

桑秋一双杏眼在郑如月身上扫过,少女皮肤白皙,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下是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嘴,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大小姐的傲气,是她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。

 

“你想吃什么?我去给你做。”

 

桑秋难得来了好脾气,这个女孩万一是俞重延的未来妻子呢。

图文新闻

评论

相关文章

热门资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