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网-怀孕,母婴,早教,育儿知识大全

首页 > 生活 > 百科知识 >

男朋友尺寸太大不舍得分手 遇到器大活好的我再也离不开

时间:2022-11-03 来源:push_over

江东霆撑着额角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

昨晚喝了不少酒,此刻有些头疼。

 

套上浴袍,江东霆下楼时,刚好看到苏薇薇与别墅的佣人童婶对峙。

 

苏薇薇坐在沙发上,颐指气使地道:“童婶,我和东霆已经有婚约了,将来我就是这幢房子的女主人,我不过是想上楼去叫东霆,你这也不肯那也拦着,等我和东霆结婚,第一个开除的人就是你!”

 

大概是与江东霆磨了两年,苏薇薇的脾气也越来越大。

 

童婶眼角余光瞥到了楼梯拐角处的江东霆,面不改色:“这是苏小姐你的自由,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

“你——”

 

“一大早,吵什么?”江东霆冷冷出声,制止两人继续争论。

 

苏薇薇瞧着江东霆,立刻换上一副柔弱的表情,说道:“东霆,昨晚的晚宴我听说你带了个女秘书过去?你怎么不带我?众人皆知我是你的未婚妻……”

 

“苏薇薇,我们订婚也快两年了吧?”江东霆慵懒地坐进沙发内,沙发陷入一个凹陷,修长的双腿交叠,性感的肌肤略裸,他噙着淡淡笑意看向苏薇薇。

 

苏薇薇以为江东霆是想提结婚,一颗心激烈地蹦跳着:“准确来说,是一年零八个月。”

 

宋冉与江东霆谈了四个月,他才答应与自己订婚。

 

“我花了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,也没说服自己爱上你,这场订婚,你取消吧。”然而下一秒,江东霆无情的话直接碾碎了苏薇薇的幻想。

 

苏薇薇愣怔,不可思议的望着江东霆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

“当时跟你订婚,只是为了堵住我妈的嘴,你也应该知道我不爱你,订婚你取消吧,过错方划在我这里,你和苏家想要什么补偿,我也全部答应,就这样,以后别再过来找我了。”

 

江东霆声色淡漠的说完,看向童婶:“头疼。”

 

童婶立刻很有眼力劲地说:“我早上给您熬好了莲子粥,现在就给您盛过来。”

 

“不!东霆!我不想取消订婚!”苏薇薇双腿一弯,慌张地匍匐在江东霆身边:“这两年,我们都太忙,才会培养不出感情,并不是你真的不爱我,我们再试试好么?”

 

下颌被男人修长的五指擒住,他看向她,居高临下:“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。”

 

如果有感情,他早就已经和苏薇薇结婚了。

 

不会和她订婚将近两年,也从来不碰她。

 

苏薇薇闻言缄默了两秒,然后登时暴怒,狰狞地站了起来:“江东霆,你这算什么?拖着我两年青春,现在说取消订婚就取消,你把我置于何地,把苏家置于何地?赔偿?我要的是你这个人,不是你的钱,难道我们苏家没有钱么?我不同意取消订婚!死也不同意!”

 

江东霆一张冷脸横陈,缓缓地也跟着站了起来,视线染上一抹阴鸷:“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年在外面做过些什么么?苏薇薇,我只是不想戳破,如果你一定要踩我的底线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

“你——”苏薇薇五指不由自主地攥紧。

 

江东霆从来不碰她,偶尔深闺寂寞,她会找几个服务顶尖的牛郎过来,陪她打发时间,难道……江东霆这些都知道?那他以前为什么不提?

 

“童婶,送客!”一声令下,童婶直接将苏薇薇赶了出去。

 

站在别墅门口,苏薇薇小脸不甘心地扭曲成一团。

 

明明已经赶走了慕染,他凭什么还不肯娶她?

 

一定有哪里不对劲……

 

慕染在酒店里足足闷了两天,终于等到陆宸谈下了一笔与江城某富商的合作。

 

签下合约,两人明天就可以回澳城。

 

晚上,陆宸带着慕染去酒店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用餐。

 

江城的夜景比澳城要繁华,闪烁的霓虹灯璀璨耀眼的光芒,落在两人的脸颊,呈现一种异样的诱惑,陆宸心里痒痒的,低头亲了亲慕染的脸颊。

 

酥酥麻麻的气息喷吐在脸上,慕染紧张地抓着他的衣摆。

 

陆宸是个十足的绅士。

 

从来不会强迫她,也从来不会做更越轨的事。

 

他说,一定会娶她,更加不想亏待她。

 

这些,他和江东霆有着天差地远。

 

该死,怎么又想到江东霆了?

 

不过是匆匆见了一面。

 

慕染不允许自己三心二意,彻底将江东霆从自己的脑海中驱散,她踮起脚尖,扬起头吻上了陆宸的唇,轻轻点点的那种,陆宸微怔,然后扣着她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

——

 

进入餐厅的时候,两人的手紧紧牵着,细细看去,慕染莹润的耳垂泛着红晕。

 

点了菜,慕染小脸依旧红扑扑的。

 

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

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陆宸含笑望着他,女孩亲吻他的那一刻,唇上的触感真实又复杂,指腹缓缓摩挲着唇瓣,眼神中透着一丝回味。

 

真希望,时间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。

 

慕染到了一楼的洗手间,发现正在维修,只得去了二楼。

 

二楼的女洗手间内静悄悄的,没什么顾客,慕染也没有多想,径直去了盥洗台,掬起一捧水洒在脸上,缓解剧烈跳动的那颗心脏。

 

猝然间,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。

 

慕染一抬头,便于与镜子里那张阴沉冷鹜的俊彦对了个正着,慕染吓得心脏几乎停止跳动,猛地转过身,戒备地瞪着忽然闯入的男人——

 

“江东霆?!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

“知道我的名字了?”江东霆周身萦绕着冷厉的杀气:“不再继续装失忆了?”

 

这间酒楼是江东霆旗下的私房菜馆。

 

因为味道独特,生意一直不错。

 

今晚一时兴起,江东霆便过来用餐,怎知在楼下,远远地就看到了慕染和那个男人在接吻,从他的角度看过去,是慕染主动,而且吻得炙热又缠/绵。

 

江东霆当场连杀人的心都有了!

 

慕染后背抵在盥洗台上,已经退无可退:“你别过来,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……”

 

“陆宸知道你曾经是我妻子么?他知道你和别的男人出轨么?知道你曾经流过产么?”江东霆一步步靠近,面上的表情也愈发狰狞:“慕染,就算是我不要的女人,也轮不到别人去捡!”

 

一字一句,都直击慕染最阴暗的过去。

 

那一瞬,慕染攥紧了五指。

 

“够了!江东霆,当初是你不相信我,是你觉得我背叛了你,是你要把我赶出去!你知道这两年我遭遇了什么么?不,你不知道,你和苏薇薇风花雪月的时候,我在医院里苦苦求生,你和其他女人缠/绵床榻的时候,我睁着眼辗转到天亮,如今我好不容易找到我的幸福,你凭什么要来破坏?江东霆,难道所谓的离婚,不是一别两宽余生各自安好么?你到底还想怎么样?!”

 

“回到我身边。”江东霆听着她面前,修长的五指摩挲着她微红的脸颊,因为被冷水洗过,带着一丝寒气,他细细摩挲:“阔别两年,我发现我还是最忘不了你,忘不了你在我床上绽放的样子,所以,我后悔了。”

 

“你滚开!”慕染被恶心得胃里一阵翻涌,伸出双手用力地推了他一掌:“你一句后悔,就要颠覆我两年的付出?江东霆,你已经有苏薇薇了,你放过我吧!”

 

江东霆一时不察,被推得往后趔趄两步:“我会和苏薇薇取消订婚……”

 

“你以为一句取消订婚就能弥补我过去的一切么?”慕染指着自己的心脏:“这里,曾经为你撕心裂肺的疼,为了这段婚姻,我赔上一个肾、一只手,换来的代价是我被你抛弃,是大雨里被你赶出家门,是差点被人轮,是好几次的死里逃生!江东霆,我们回不去了,我永远、永远都不会再回头。”

 

长长的一段话,让江东霆身躯猛然一震,瞳孔也下意识地紧缩:“怎么可能?我给了你两千万,就算离婚,你也可以过得很好……”

 
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很好么?”慕染猛地取下右手的白色手套,无名指是一种特别诡异的形状,横陈在江东霆面前。

 

江东霆呼吸几乎骤然停顿,难以置信地望着扭曲的手指。

 

当初,离婚的那一夜,他也曾在她的手指上看到过这样的形状,但他以为那只是扭伤,很快就能康复,却没想到两年过去成了顽疾,难以根除。

 

良久,他才重新开口,嗓音沙哑,像是喉咙里堵着一块海绵:“你说被人轮.奸,死里逃生,是怎么回事?”

男朋友尺寸太大不舍得分手 遇到器大活好的我再也离不开

“就在你把我赶出来的那一晚,其他的情况,有多恶劣你就可以自动脑补多恶劣,我不想再跟你继续谈下去。”慕染挣扎着,推开江东霆,转身想走。

 

手腕猝然被他扼住。

 

江东霆将她拽回自己怀里,眼底藏着化不开的情潮,声音低哑:“就当是我欠了你,只要你回到我身边,我可以把这一切都补偿给你,就当做……”

 

啪!

 

突来的一巴掌,狠狠甩到了江东霆的脸上。

 

江东霆的脸被打偏在一侧,足以见慕染用了多大的力度。

 

她痴痴傻傻地笑,笑得讽刺。

 

“江东霆,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开来看一看,究竟是不是黑色的?我想,没有哪个女人在遭遇这一切之后,还能若无其事地回到你身边,如果能,那么记住,她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……杀了你,和你同归于尽。”

 

江东霆舌尖抵到唇角,隐隐能尝到腥甜的气息:“你就真的这么恨我?”

 

“不是恨,而是无谓,无谓在为你这样一个不值得的人,浪费不值得的感情。”

 

“原来……我只是你眼中不值得的人。”江东霆眸中掠过一抹锋芒,大掌猝然扣着慕染的后脑勺,俯下身,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
 

唇舌霸道地在她口腔里作乱。

 

一股铁锈味在鼻息间弥漫,慕染拼命地挣扎:“放开我……唔……”

 

可是,男女天生力量悬殊,不管她怎么做,都于事无补。

 

我的男朋友的东西真的太大了。我舍不得和他分手。我们做那个事情的时候。我真的好舒服,遇到器大活又好的男朋友不容易的。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。

图文新闻

评论

相关文章

热门资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