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网-怀孕,母婴,早教,育儿知识大全

首页 > 生活 > 娱乐资讯 >

岳屁股抬起来让我进去 岳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

时间:2022-11-03

我能觉到,堵住嘴的绵巾后,是怎样的腥甜。

 

命悬挂一线,莫过于此吧?

 

气息奄奄中,我的思绪开始游离,直至,突然,有一声喝止传来:

 

“住手!”

 

随着这一声尖利的喝止,我背上的板子忽地一滞,我的脸无力地垂伏在凳上,汗水濡湿了视线,鼻端也弥漫上腥甜的气息。

 

“顺公公,您来得正是时候,还请代为通禀皇上,这宫女触犯禁例,按律当杖毙,皇后颁下旨意,命本宫即刻执刑。”盛惠妃语意不惊地道。

 

“参见惠妃娘娘,咱家带来的正是万岁爷的口谕,御前宫女,隶属昭阳宫,即便是中宫,也不得擅做处罚。”

 

“顺公公,颁下这道禁令的是皇上,言明不论奴才主子若犯令,一律杖毙处置的也是皇上,这并非是皇后擅做的处罚,全是依着皇上的旨意来办,难道,今日,皇上法外开恩,另加恩旨不成?”

 

“惠妃娘娘,您怎断定这宫女触犯了禁例?她本是御前宫女,今日午后,万岁爷瞧外面桃花开得繁艳,故命她摘几枝供于瓶内,这禁令约束的,仅是宫内的其他人,为何颁这条令,也源于是万岁爷对桃花独加青睐。想必是娘娘未加多问,就用这禁例回了皇后,咱家不知,这区区一宫女,是哪里让惠妃娘娘不舒服了呢?”

 

“哦?但,方才,本宫问她时,她可不是这么回的。”

 

“您问她时,她是怎么回的,也只有您自个心里清楚。当时咱家并不在场,所以,说了什么,自然更不好判断。”

 

“顺公公的意思,是本宫诳了皇后,擅加私罚不成?”

 

“咱家并无此意,不过,万岁爷既然发了话,这宫女,就不算是触犯禁令。”顺公公顿了一顿,吩咐道,“来人呀,把墨姑娘扶回宫去。”

 

“顺公公,既然是万岁爷吩咐的,本宫莫敢不从。今日之事,本宫或许确实处置欠妥,稍晚,会往昭阳宫、凤仪宫请罪。”盛惠妃软了语峰,道。

 

“这倒不必了,万岁爷有口谕,即日起,各宫娘娘无谕不得觐见。”顺公公徐徐说完。

 

我的手被那两名内侍松开,一边已有人扶我起来,并将我嘴中的绵巾取出。

 

一口血掌不住,喷溅在紫色的衣襟上,染得那紫亦成了黑。

 

忍住背上钻心的疼痛,口中的腥甜,微微欠身:

 

“墨瞳……拜……谢顺公公。”

 

说完这句话,接下来的一切,陷进浑沌的黑暗之中。

 

再次醒来,我已趴着身子,睡在自己的屋内,窗外,是夕阳的一抹余晖,昏黄地照在我的半边脸上,我睁开眼眸,略略觉得刺眼,才要继续闭上,身边,传来低迥的声音:

 

“终于醒了。”

 

竟是他!

 

我吃力地把脸转望向他,他坐在炕边,一袭玄袍,墨黑的发丝用鎏紫金冠束起,凝着我。

 

“是您。”我淡淡地启唇,眸光移向屋内,只有他一人,并不见云纱。

 

“本王稍后就要离开,禁宫,亲王无谕是不得擅入的。”

 

心里嗤笑,无谕不得擅入,而他,起码已有两次擅入,这一次,竟还是正大光明在黄昏时分。

 

“本以为你还不会醒,没想到,不过一天,你就清醒,实是比本王预料的要好。”

 

原来,我已昏迷一天了。

 

那么,他在此,又待了多长时间呢?

 

他就这样坐着,明明知道我可能不会醒,还冒着风险,坐在这吗?

 

心里,刹那,有一丝淡淡的感触。

 

从没有人这样待我过,除了母亲。

 

他,是第一个。

 

“这是白玉膏,涂于背上,日后不会留下疤痕。”

 

“您涉险入宫,就是为了让您的棋子完好无损?”

 

心底的感触化为言语的犀利,其实,不过是种掩饰。

 

“你可以这么认为,在你没有失去利用价值前,本王不希望你有任何的损伤。”

 

“是吗?”

 

失望盖过那些许淡淡的感触。

 

为什么,我会对他失望?

 

是因为那日救我于杖下的,并非是他吧。

 

所以,才会失望。

 

他做为亲王,对于后宫的事,确是无能为力的。

 

我所能依附,保全性命的人,不会是他。

 

纵然,他,随时也能要我的命。

 

可,这条命,要周全地活,我必须,寄托于另一个男人身上。

 

那个男人,看上的,也不过是我这张脸,酷似于‘蓁儿’的脸。

 

如斯想着,觉到背上一凉时,我惊唤出声:

 

“啊!”

 

“快停手!”

 

背上盖着的薄被被他掀开。

 

他的指尖触到我肚兜后的系带,我不禁又羞又惊地制止道。

 

因背部受伤,我被扶回屋时,想必由其他宫女替我换下血衣,仅着贴身的肚兜,以免伤口因窒闷导致感染不退。

 

所以,当背部近乎裸露地呈现在他眼前时,我岂能镇静。

 

他却语意悠悠:

 

“你自己能敷药?”

 

“即便我不能敷,这宫中,自有能帮我敷的人!”

 

这句话下,带着点赌气的意味。

 

“白玉膏,本为南疆的供品,你不怕他起疑,本王还要自保。”

 

“既如此,你给我这膏做甚?”

 

情急之下,我忘记自称奴婢,他也并未见怪。

 

“本王屈尊,昨日开始,就替你敷药,你还不知好歹?”

 

昨日开始?我脸上火烧一样的烫,而他的手,已然拉开肚兜后的系带。

 

原本光洁的后背,现今,必定遍布着狰狞的板痕。

 

“这宫里给下人用的药是极差的,幸好本王在彻搜南越后宫时,发现这瓶白玉膏,否则,你的后背若毁,又怎算一枚完好无损的棋子。”

 

“把白玉膏给我,我自己敷。”我的脸涨得通红,将身子才欲扭转翻过,却被他的手用力地按在完好的肌肤上,不许我乱动。

 

“别动!否则,落了疤痕,可别怪本王后悔!”

 

转瞬,他的口气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,他另外一只手,迅速轻柔地将那白玉膏涂在我的受伤的肌肤上。

 

白玉膏的沁凉,和着背上火辣的刺痛,胶着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 

这份感觉里,或许还包括着,一些其他的意味。

 

十五载,第一次被一个男子,看了我的后背,那个男子,不是我曾经的夫君,于我,是否又可以算是种讽刺?

 

南越望族千金,素来所受的礼教,是身体发肤,只可呈现于夫君面前,若被他人窥得,则必须自尽以全其洁。

 

而我,在这一刻,突然,并不想自尽,不是源于我的贪生,仅是为了……

 

在他的手下,我突然,停止了反抗,他另外一只手也顺势松开按住我的背。

 

“本王随时可以要你的命,但,你的命,却并非只系在本王一人手里。你和本王订立盟约,是为了活命,可,如今,这禁宫中,只有依靠他,你才能安然无恙。”

 

“难道,他的命,不是你所想要的吗?”

 

“聪明的女人,本王欣赏。”

 

“既然,只有依附他,我才能活得更久,那么,他若死了,我的命岂非也活不长?”

 

“本王要你做的事,不会是要他的命。”他的语音里有着一股深浓的戾气,深浓得让我不自觉得背部微微地战栗了一下,他的手,已察觉到这丝战栗,“你的脸,是你在这宫中,最有效的利器。用你脸,握住更多的权利,才能真正成为本王的盟友,你会得到的,不止是活命,还会更多。”

 

“譬如?”

 

“你想要的,都会得到。”

 

“但,有一样,我是永远都不会得到。”

 

情绪稍稳的我也不再自称奴婢,或许,我的骨子里,是不屑为奴的。

 

“那又何妨?只要你得到的,是这世上任何女子梦寐以求的,你就是幸福的。”

 

他没有问我,是什么样的东西,我无法得到。

 

睿智如他,或许 明 了,我所希冀的。

 

可,这样东西,置于禁宫,却是最虚幻浮华的。

 

是任何女子纵使期盼过,终会在年复一年的蹉跎中落空。

 

“母仪天下如皇后,幸福吗?”

 

“待到你有那一天,你才会知道。”

 

他的手柔柔地替我把膏药涂满背上的后背,灼疼感随着沁凉入髓,渐渐退去。

 

我抬起眼眸,贝齿间,隐隐品到,腥甜的味道。

 

这种腥甜,让我知道,即便,不是为了幸福,为了更好地活,不任人宰割,我也不能再这样下去。

 

从他将我送进西周后宫的那天开始,一切,终于照着他预想的轨迹开始转动。

 

如果我要逆转,除非,我比他更有力量。

岳屁股抬起来让我进去 岳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

而这力量,或许,只有一个人可以给我。

 

但,我清楚地知道,我所要的逆转,或许无关乎盟约,仅是我在他心中的位置。

 

我不知道景王是何时离去的,倘若不是背部沁凉,我几乎会怀疑他是否真的来过这屋子。

 

抑或那不过仅是我的一次臆想。

 

月华代替夕阳斜射进屋子时,袭茹走进屋内。

 

“墨瞳,可好些了?现下才得了闲来看你。”

 

“劳烦姐姐,已不碍事。”我仍趴在床上,下意识地拢紧薄被,以免她看出端倪。

 

“你这孩子,怎么会不碍事,打的可是实实的板子,因你是宫女,受伤的部位又在背上,只能让医女帮你瞧伤势,也不知那药是否管用。可巧皇上晚膳时问起你,赐下这瓶密制的还颜膏,命我替你敷上。”

 

“真的不碍事,医女才帮我敷了药,如今大好了不少。”我有一丝的惊惶,生怕她发现背上敷的是白玉膏。

 

即是南疆供品,宫里虽不常见,但袭茹是御前宫女,随侍这么多年,该是见过的,若被她瞧出,实是不妥。

 

“呵呵,瞧你扭捏的,那我把药先搁一边,明日记得让医女给你换涂这个。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伤药,皇上总共也只有三瓶,又赏给你一瓶。”

 

“怎会这么金贵?”我眉微扬,略有不解地问。

 

“这膏炼制起来颇为麻烦,需用每年雨水节令的雨、白露节令的露、霜降节令的霜、小雪节令的雪做引,反复熬炼五年方成一小瓶,是以,单单这三瓶,可不得耗了十五年?

 

 

“我不过是低贱之人,用这金贵的东西,怕折福,还请姐姐替我谢过皇上,就说墨瞳伤已大好,无须再用这还颜膏。”岳喜欢用屁股抬起来让我进去 我感觉岳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。

图文新闻

评论

相关文章

热门资讯

返回顶部